今天是: 

欢迎访问甘肃政法大学公安分院(刑事司法学院)网站!

学院新闻
最新文章
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专题:纪念追思位洪明校友系列报道(八 )
发布时间:2020-03-04 19:11:46 作者:李宝强 来源:校友会秘书处   阅读次数:

纪念追思位洪明校友系列报道(八)你成了照进城市的那道光 却成了爱你的人心底永远的痛——警嫂心中的位洪明

来源:

作者:李宝强(公安分院2005级治安班)口述

执笔:李琳琳(李宝强妻子)

注:李宝强是甘肃政法大学05级公安分院校友,与位洪明同志是都是山东人。李琳琳是北京大学09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毕业生,与李宝强是夫妻。李宝强也是一名在基层奋斗了十年的普通警察,他们夫妻二人于2020年2月23日,由李宝强口述&李琳琳执笔连夜撰写了纪念位洪明师兄的文章,回忆了师兄生活工作的一些片段,从一个普通警嫂的角度深刻缅怀英雄,不希望大家这么快就忘记英雄!


我爱人是名在基层一线工作了十年的警察,在家的睡眠质量好到让人嫉妒,沾床就睡、一觉到天明,我开玩笑地说他心大,他却说警察最大的职业病就是缺觉,不用听电台睡觉是本能。

20号一晚上这家伙辗转反侧,早上6点起来洗漱、遛狗、出门、上班,一整天莫名的没有半点音讯。白天婆婆跟我说爱人昨儿一晚上没睡,因为自己工作太忙,我也没顾上多问。

下班归来,他进家门便来到书房,半天欲言又止,随后几近哽咽着跟我说:“我一个学长叫位洪明,昨天晚上因公牺牲了。我给他家人捐了点钱,你不知道,他是个特别好的人……”

那天晚上听他讲了很多很多有关这位学长的故事。他是什么样的人呢?这世间几乎所有美好的词都与他是如此的契合,认真、努力、阳光、善良、朴实,就像他的微信名字“Sunny”一样温暖如初,照亮他周围的人。



火车站外举着牌子接站的学长


许多去兰州念大学的甘肃政法大学校友都会记得,第一次走出火车站正一脸迷茫的时候,看到一个不算高大却笑意盈盈的大男孩举着学校名牌各种吆喝时候的心情。很多初次离家的学子们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激动,那个人就是位洪明。

开始大家都以为他是接受学校或者学生会的委派来接站,每次问学长他也只是笑笑。隔了许久大家才知道,位学长每年暑假都会自发的早回学校,在新生入校期间每天到火车站义务接学弟学妹。

我爱人也曾好奇地问过学长为什么一直这么做。学长稀松平常地说,当年自己大一报道的时候,下了火车很懵,学校又很偏远,几经周折才到学校,就觉得有必要来接接学弟学妹们,让他们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不孤单。

结果这一开始,就是风雨无阻的三年,直到毕业离校。



热情鼓舞大家的小哥哥


位学长所在的本科学校是提前批录取。在那个信息不畅的年代,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提前批”是个什么,就迷迷糊糊地报了志愿,莫名其妙地录取到了这所西北边陲的政法院校。

因此学校能捡到很多“宝贝”,例如这位高考661分的学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位学长都是甘肃政法大学高考录取分数最高的纪录保持者,类似情况的同学到了兰州,看到既不宽敞也算不上美丽,甚至十分钟就能转一圈的校园,高考志愿填报失误的挫败感加上现实迎面的视觉冲击,内心的郁闷更是雪上加霜。

论说委屈,学长比谁都委屈,可他还不停地鼓励大家,“本科不理想咱还可以考研,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再不济也不影响咱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这些话现在听来朴实无华甚至有几分傻里傻气,但对当时刚入学的学弟学妹们却很是受用。还是这位学长,每年迎新会,都前后张罗,结束还会把不胜酒力的学弟们送回宿舍。

他不仅是这样说的,更是身体力行做的。大学期间他会督促大家去图书馆自习,并用一次次优异的成绩获得国家奖学金为后辈们做好榜样,毕业后师兄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继续深造,工作后还在职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



岗位上有担当敢作为的“老”民警


研究生毕业后,位学长凭自己能力拿到了许多工作offer,有很多在平常人看来更好的选择,比如到山东政法学院和江苏警察学院当大学老师,但位学长却放弃了工作相对轻松且体面的教师职业,选择了成为基层派出所一名普通干警,这一干就是9年,直到意外来的那一天。

在学长生前工作的浏河派出所,位洪明被称为是活着的法律百科全书,派出所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句口头禅,叫“问位洪明”:这条法律条文弄不懂?问位洪明。这个案件怎么弄?问位洪明。最新的司法解释是怎样的?问位洪明。无论何时何地求教,迎来的都是学长灿烂热情的微笑和专业耐心的讲解。

工作九年来,单位所有的加班加点、查案办案、学长从未缺席。中午他也没有午休的习惯,比起休息,他更喜欢在办公室待着,翻翻案卷、看看电脑。这次疫情后,从大年初五到所里上班之后,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岗位。

期间,为了核实与一位肺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的80多个人,他一刻也没敢耽误地带领同事,一个个寻访。没人计算过他跑了多少路,打了多少电话,敲了多少门,冒了多少险,终于把长长的名单一一核实,反馈给上海警方,及时解除了疫情隐患。

学长离世前一刻还在跟领导汇报防疫口罩诈骗案的进展……我从网上看到了一张学长手绘的案件分析导图。我是外行,但是同为警察的爱人看完导图后,他跟我说这个案件非常复杂,分支非常多,从受害人到嫌疑人,一共8层关系,但是学长缕的清清楚楚。天知道要把这些人、事、关系都搞清楚,背后需要多少心思、多少排查、多少走访…

位学长离开了,留下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肝肠寸断的妻子和两个懵懂可爱的女儿,大女儿5岁,取名“来来”,小女儿19个月,取名“往往”,学长啊,你怎么就能忍心撒手人寰,纵使你保护了那么多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却再也无法陪伴自己的“来来”和“往往”,哪怕只是看着他们长大......

疫情一个月以来,曾为网络世界里惨绝人寰的故事痛苦万分,也曾为山河异域日月同天的善意感慨万千。但这一切,可能都比不上一个人,昨天还在你身边,今天就猝然长逝,来的真真切切、感同身受。

在网上看到5岁的来来抱着爸爸的照片说“爸爸,我们回家了”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同为警嫂,我知道在各种全国人民安居乐业的日子里,警察在保卫一方安全的时候,是怎样的风尘仆仆、废寝忘食;

同为警嫂,我更知道在危机重重、阴霾笼罩大地的日子里,警察在接案查案的时候,是怎样的随时冲锋、时刻待命;

同为妻子,我也知道一个人照顾家庭、照顾孩子是怎样的含辛茹苦、筋疲力尽。同为妈妈,我更知道一个父亲和一个完整的家,对孩子的成长是怎样的至关重要、不可或缺。

肆虐的病毒如同一场风暴,席卷了数以万计的普通人。前方的医护在努力医治病患生理上的疼痛,后方像学长这样的人民警察也在尽其所能,治疗和守护那些被肺炎阴影笼罩的心灵。

2月22日,《人民日报》致敬了疫情期间牺牲在一线的人民警察:他们用一己之力保万家安宁,却将生命定格在一线,他们是守卫平安的卫士,也是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英雄不会死去,他们只是累了,也许天堂里没有加班和痛苦,愿逝者安息,你们的精神永在。

英雄永远不会被埋没,“守土担责,守土有责,我是党员,我先上”这样的铮铮誓言闪耀的是师兄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敬业、担当和忠诚。

苏州市委追授了师兄“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凤凰网等主流媒体都在缅怀和纪念这样一位好人,他是敬业奉献的时代楷模,他是心系群众的人民公仆,他是保家卫国的警察卫士,他是冲锋陷阵的抗疫英雄......

学长啊,爱你的人只希望你好好活着,工作再忙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们宁愿不要英雄,只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个阳光快乐的大男孩,哪怕一生平凡,也要平平安安。你成了照进城市的那道光,却成了爱你的人们心底永远的痛。

这世上有一千种等待,最美好的那一种,叫来日可期。这世间也有一千种道别,最美好的那一种,叫明天再见。可是像学长一样的很多普通人的生命停留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天,没有来日,也没有明天。

在看不到尽头的浪里,没有一个声音应该被忽略,没有一个牺牲应该被忘记。一切的一切,都化为最朴素的愿望,盼山河无恙,愿人间皆安。



2020.2.23